她17岁来到这里,亲手为123位老人穿上寿衣,送上最后一程

时间:2019-08-05 16:12

  她,亲手为123位孤残老人穿上寿衣、

  送上最后一程。

  她,明明有多次机会可以离开福利院,

  却一次次留下。

  她叫邹倩,41岁,英山县孔家坊乡福利院院长。

她17岁来到这里,亲手为123位老人穿上寿衣,送上最后一程

  邹倩带孤残老人开起广场音乐会

  8月1日清晨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赶赴福利院,探寻邹倩的故事,刚好碰上一场音乐会。一群老人歪歪扭扭,手舞足蹈,聋哑老人也调皮地对着话筒“咿咿呀呀”地唱歌。

  欢乐的人群中,邹倩悄悄擦干笑出的眼泪。

  面对临终的老人,她不害怕吗?

  面对30个或智障、或残疾、或失能的特困老人,她不嫌弃吗?

她17岁来到这里,亲手为123位老人穿上寿衣,送上最后一程

点击图片可观看视频

  视频:她是200多位老人的“亲闺女”

  来,先听听她和老人们怎么说——

  "智障老人送来一盆野菊花,我的心暖化了"

  “为失能老人擦屎端尿、洗澡、剪指甲,24年如一日,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”

  邹倩的回答出人意料。

  她说,你们是不知道老人有多好——

  一天晚上,一阵急促地敲门,智障老人肖国旗送来一盆他亲手在院子里采摘的野菊花蕾。

  “泡茶喝好,不得病!”他含混不清地说。

  为了让我相信,他又比划着说,他家的猪得病了,也是喝这个治好的。

  那个冬夜,窗外寒冷,我的心却暖化了。

  “柜子不能看!”一天,我在智障老人郑伦文柜子里找到他偷偷藏起的公共餐具。老人失控了,一手卡住我的脖子,一手竟扯掉我好几缕头发。

  看到我被抓伤,好几位孤残老人围过来,急得直哭。坐在轮椅上、还挂着尿袋的陈宣干老人气得拍打轮椅,说要跟郑伦文拼命。

  被打得身上钻心的疼,我没哭;看到老人们为我流泪,我泪如雨下,“他们太善良了!”

她17岁来到这里,亲手为123位老人穿上寿衣,送上最后一程

  与老人聊天

  心疼我热,巡查房间时,智障老人周新亭悄悄给我扇扇子;

  心疼我饿,打扫卫生时,聋哑老人王柏清硬塞给我一个攒了好久的皮蛋;

  心疼我累,骨骼严重变形的陈志文老人对我说,下辈子让我一定要做他女儿,他来养我……

  有五六次,乡镇想调我去当会计,但老人们哭着不让我走。

  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我有这么这么多宝贝,我怎么舍得走?

  回想这份朝夕相处的真情,回想入党时“尽心尽孝,做孤残老人小棉袄”的初心,我怎么舍得走?”

  看到记者来采访,听到邹倩讲这些,陈宣干老人有点急了,你们不知道,她对我们有多好——

  "她待我们更好,擦屎端尿从不嫌脏"

  “我中风过,挂尿袋9年了。”

  陈宣干是孤寡老人,在福利院住了15年。因患有严重前列腺炎,有时一个月要去医院两三次。

  一次,他半夜发病,排尿排不出来,痛得要命。邹倩看到他难受的样子,也急得掉泪,连夜叫救护车,送他到医院。

  倒尿袋、喂饭、喂药、喂水,邹倩悉心照料,医生看得都感动了。

她17岁来到这里,亲手为123位老人穿上寿衣,送上最后一程

  为老人清理尿袋

  稍不注意,老人就会弄得满身大小便。忍着又骚又臭的异味,邹倩耐心帮他把身上的脏污一点点洗掉,换上干净衣服。

  他干净了,邹倩身上却沾上一身污秽。

  “如果不是邹倩,我活不到今天。”陈宣干说。

  “这样的故事太多了!”福利院工作人员韩春走过来,娓娓道来。

她17岁来到这里,亲手为123位老人穿上寿衣,送上最后一程

  为老人喂饭

  78岁的徐月明、80岁的周胜发、80多岁的陈新林……福利院里,不少是吃喝拉撒全在床上的失能老人。

  即使是用手帮老人抠大便,邹倩从来都是和颜悦色。

  老人们过意不去:“院长,这么脏,你还帮我们。”

  有人当我们是草,院长当我们是宝,再多都不嫌多,一个都不能少。72岁的郑四舟有些智障,有天忽然从福利院溜走了。

  骑上摩托,邹倩带着韩春翻山路寻找。雨后的路,又湿又滑,她们连车带人滑到悬崖边,差点掉下去没命了。

她17岁来到这里,亲手为123位老人穿上寿衣,送上最后一程

  给轮胎打气

  老人的安康,她牵挂;老人的心情,她在意。

  怎样能让老人们吃得好点?冬日暖阳,她带着能走动的老人在院子里晒太阳、摘青菜、腌腊肉、包饺子,然后,一起围坐在炉火旁,任火锅煮得软烂,任热气溢满屋子,其乐融融。

  能不能让老人玩得开心点?初夏,她开着电动汽车,带老人去旅游。走吊桥、赏风景、看流水、拍照片,老人笑得像个孩子。

  “谁让我是你们的小棉袄、亲闺女呢!我要陪你们一起慢慢变老。”大家的点赞,让邹倩腼腆笑了。

  其实,她也曾有过徘徊的时候,她说——

  孤残老人拉着我的手说"只想你陪我走完最后一程",我曾有害怕

  “落叶归根,我带您回家。”

  “不!”

  病床上的老人,拒绝了老家唯一一位亲人的好意。他吃力扭过头,望向我,拉着我的手说,“只想你陪我走完最后一程。”

  老人名叫何兴国,无儿无女,胃癌晚期。我每天为他做流质营养餐,一勺一勺喂他,可他总吐得满身都是。一天下来,我要为他擦洗十几次。

  握着老人骨瘦如柴的手,我看着他安详地慢慢闭上眼睛。

  感受老人手上的温度一点点变凉,我有点害怕。

  这是1999年我当上福利院院长后,送走的第一位老人。

  年纪轻轻,还要给孤残男性老人洗澡。这样的岗位,这样的挑战,我能坚守下去吗?我心里打鼓。

  每当害怕时,就会想起自己的爷爷奶奶。

麻城教育招生网 | 最新信息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招生发布:联系我们
麻城招生网 | 广告投放 | 高级搜索 | TAG标签 | RSS订阅 |
Copyright © machengedu.cn All Rigths Reserved.